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就连你爸妈也不能相信了吗?”

“嗯,他们有事瞒着我们。”

小然用手理了理她的短发,冰冷的脸上露出坚定的神色。

“你别整天疑神疑鬼的,我现在这样不是很好,至少这里有你在啊。”

我边说着边把手伸向小然的脸庞,却被小然一把打开。

“不行,你不属于这里,你不属于这个世界。”

又是这句话,我已经听小然说了无数遍。

“可是,你一直告诉我要离开这里,那我应该去哪里呢?”

“…我也不知道,可是相信我,走出这个世界,你就会明白一切。相信我。”

的确,我也不知道除了小然,我还能去相信谁。

“小然,我们认识多久了?”

“多久了?是啊,你也想不起来对吧,我也一样,你不觉得奇怪吗?相信我,你和我们不一样,你和这里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可是…”

“不要多说了,他们要回来了,记住,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们的对话。包括他们。”

“可他们是你爸妈啊,而且他们对我这么好,应该不会有恶意啊。”

“不知道,我只是有这种感觉。”

“好吧,我知道了”我伸了个懒腰,把自己深深陷进沙发里,脑中一片混沌。

“那我出去逛逛。”

“嗯,小心。”

街上的一切和往常一样,马路对面的信号灯的灰色灯光交替闪烁着,街上来往的人群每个人都脸色苍白,面无表情。被人牵着的小狗今天依然毫无生气,放了学的小

学生在街头动作缓慢地踢着足球。

我抬起头望向远方,一栋黑色的建筑物直接插入云端,这是整个城市最高的建筑物,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远远望见。

它是那么的细长,好像一阵风就能刮倒。

我曾经想去那里看一看,但是当我走近了,却发现有一堵墙横在我的面前。

我尝试沿着墙走,想绕过去,或者能找到一扇门,但是这堵墙好像延伸到无限远的地方。

只能隐约看见这像牙签一样的建筑物像是一根管道,里面一直有东西上上下下,好像是一部电梯。

回想起最近小然和我说的话,真有些搞不懂她究竟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们好像永远刚认识不久,又好像早已认识了好久。我又想起小然的话来。

我一直寄宿在小然家,可我想不起我来自哪里。

她所说的另一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我掏出一支烟,在打火机深灰色的火苗中点燃,深吸一口。

淡而无味,一如既往的淡而无味。

我叹了一口气,向小然家的方向走回去。

这时空中想起了巨大的音乐声,

生まれ変わったら桜の下でまた逢いましょう

きっとその时には笑って永远を誓おう

我倒一点也没感到惊讶,可街上的人纷纷停下脚步,一齐抬头望向天空。

又不是第一次听到了,真不知道这帮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也真是的,每次都广播这种歌干嘛。

我走到家门口时,音乐也播完了,正当我掏出钥匙打算开门时,我突然发觉,

不对!不是这样的!

小然的家原来明明是一栋独立别墅,现在我站在走廊上,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个普普通通的防盗门。

我迷迷糊糊地走进了一个小区,上了电梯,按下楼层,掏出钥匙打算开门,一路上我走得那么理所当然,好像小然家一直是公寓房一样。

门口就是小然的家,我认识这里,不会走错,可是…小然家不应该是别墅吗?

我打开门,小然爸妈已经下班,正在厨房做饭,没有人有任何的异常,眼前的景象说不上的熟悉,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我脑子一下短路,在门口怔住。

小然的爸爸正端着一盆菜从厨房中走出,看到我,忙说,

“呀,小遥回来啦,站在门口干嘛,快去洗手,马上吃饭了。”

我狐疑着走进家门,刚想开口问,看见小然从房间里走出来,突然想起她说的话。

算了,晚上和小然单独说吧。

吃饭时小然的妈妈像往常一样一个劲的为我夹菜,

“小遥呀,阿姨做的菜还吃得惯吧,多吃点,要是住在这里有什么缺什么尽管开口哦。”

阿姨嘴上这么说着,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一贯如此。

我赶快把饭吃完。

晚上,我悄悄来到小然的房间,小然正在玩电脑,我坐到她的床上,看着她说道,

“小然,你有没有发觉你家有什么变化?”

“没有啊…”小然仍专心致志在打游戏。

突然她猛地回过头,眼里一亮,

“难道你又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

我疑惑起来,记忆开始模糊,好像…好像小然家本来就是公寓房吧,大概是我记错了吧。

“告诉我。”小然跳到床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刚想开口,窗外突然又响起了歌声,震耳欲聋。

“吵死了!”我抄起一个枕套往外丢去。

一阵强烈的困意随着歌声袭来,小然的脸也开始模糊起来。

“喂,别睡呀!”

下一秒,我像猪一样睡死过去。

再睁开眼时,太阳已经高高挂在半空了,小然就睡在我身旁,我盖着被子,她没有。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把被子盖在她身上,无意中碰到了她的脸,依然是那么冰凉。

我走进厨房拿了两盒牛奶,“阿姨——”我叫了两声,没人回答,看来小然爸妈已经上班去了。

昨晚怎么说睡就睡着了呢。我一边摸着头一边走回房间。

小然已经醒了,嘴里叼着根橡皮筋正在扎头发。

“我知道怎么办啦。”小然突然说道。

“什么怎么办。”

“你跟我来。”小然站起身,往外走去,我在她身后,被长马尾甩了一脸。

“又搞什么…”我只得乖乖跟着。

等一下,小然以前不是短发吗?!

这个世界里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无论我遇见什么奇怪的事,都会有被这股力量从逻辑上扭转为可能。

所以似乎我遇见不符合逻辑的事,多思考两遍就会觉得“并不奇怪”、“不是一直是这样的吗?”

面无表情的所有人、奇怪的歌声、小然家屋子的大小、头发的长短…

关于小然头发的长度,我以前注意过吗?不知不觉我的记忆又开始混乱。

小然来到父母房间的门前,拉了两下房门,没拉开。

“这样不好吧,你爸妈不是说了不要随便进他们的房间吗?”

小然没吭声,蹲下身来在地毯下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见我还站在门口,大声说道,“进来呀。”

我把手贴在她的额头“没发烧呀,最近太累了吧。”

小然气的一把挡开我的手,“你不找我自己找。”

我拉住她的手,“小然,算了,就算有另一个世界,我也不想去。这里一切都很好,我也住的很舒服,叔叔阿姨也很体贴。最重要的,这里有你。”

“我也不想你离开。”小然咬着嘴唇,像是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但是,反正,你相信我吧!”

说完一个人就走进了房间。

“要赶我走也不用这样吧…”我嘟囔着跟在她身后。

小然站到床上,在衣柜顶上够了两下,拿出一本布满灰尘的杂志来。

“就是这个了,我昨晚上厕所时听到他们说的。”

我接过杂志,拂去封面上的灰尘,一抹彩色映入我的眼帘。

彩色!

对!一直以来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黑白的,我之前一直都没察觉到,也无从察觉,直到这本彩色的杂志摆在我面前,直到在整个灰色的世界中看见了一个彩色的物体。

整个世界的诡异一下布满我脑中,我打了个冷颤。

“答案就在里面。”小然开口说道。

我点点头,翻开杂志。

杂志一共就一页,写着一段话:

【找到拖鞋,插入金币,就能找回你的身体,然后乘电梯回去】

电梯我知道,一定是那个牙签一样的建筑,长成这个样子一看就是用来通往别的世界的嘛。

可是拖鞋和金币,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设定。

我把杂志往床上一丢,双手一摊,“上哪找去?无聊!”

其实好好想想,彩色的东西也没什么稀奇的嘛,刚才我干嘛这么激动。

小然拿起杂志,又翻了一页,我凑过去一看,上面写着:

【你再好好找找】

我哭笑不得,干脆往床上一躺,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小然却认真地开始在房间里到处找了起来。

我拿起刚刚踢在床下的拖鞋看了看,很普通的拖鞋,也不像有什么插金币的地方。

小然在一边翻箱倒柜,一边说道,

“拖鞋在我脚上”她顿了顿,“我爸叫我不要交给任何人。”

“拿来我看看,这上面写的完全是在胡诌嘛,找回身体?我身体不是在这儿嘛。”

小然停下动作,用冰冷而清澈的眼神望着我,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好好想想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事真的符合你的逻辑吗?不要辜负我的努力!”

说完脱下拖鞋扔在我怀里,拖鞋上还真密密麻麻画满奇怪了的符号,我怎么从来没注意过。

拖鞋的侧面还有两个插槽,就像手机插记忆卡的地方一样。

“好吧,先找到再说,不过要是没有效果”我看着小然的眼睛,“你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哦!”

小然脸一红(是红还是灰,我没看清),继续埋头寻找,不一会就把房间翻得乱七八糟。

“你爸妈回来还不骂死你!”

“等你走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最后,小然在床脚底下抠出了一枚金币,我在空调顶上找到了一枚。

我拿着金币和拖鞋,有些不知所措。

小然像完成了一个伟大的任务,欣喜地看着我。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欣喜”的表情。

“快啊!万一我爸妈回来就糟了。”

我颤抖着双手,缓缓插入金币。

一秒钟

两秒钟

什么也没有发生。

“看吧,我说的。”

“你穿上试试。”

“穿上也一样。”我把拖鞋放到地上,把脚慢慢伸进去,“小然,你就乖乖做我女朋…”

话没说完我就愣住了,我看着我的双手一点点恢复了血色,也就是说,我不再是黑白的了。

“这就是‘找回身体’?”

“我们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等…等一下,你也穿上试试,我把拖鞋挪到小然脚下。

小然穿上试了试,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有些失望。

这时,门外传来了开门声,

“小然——小遥——”他们回来了。

我没有犹豫,套上拖鞋,拉着小然翻过窗口,从院子的后门跑了出去。

身后传来小然爸妈的声音,

“哎哟,小然小然,妈妈心脏病犯了,你们快回来呀。”

同时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们追出来了。

我们朝着电梯的方向一路飞奔,渐渐听不见小然爸妈的声音了,看来已经把他们甩开了。

我有些担心,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我回头看看小然,她给了我一个坚定的眼神,我点点头,用力拉着小然的手继续奔跑。

取回身体的我好像各项属性增加了好多,有着用不完的力气,可身后的小然却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街上的音乐声又开始响起。

“找个地方休息会吧,不急。”我说。

“不行,你看——”

顺着小然手指的地方一看,乖乖!街上所有的人都朝我们的方向围了过来,就像深化危机的僵尸。

“别管我了,你去就行了。”

“不!”

我背起小然,面对越围越厚的僵尸群,我从他们的头顶一跃而过。

“看吧!哈哈!我厉害吧!”

小然依偎在我背上,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是个背着公主从魔王的城堡里杀出的勇者。

虽然看不见小然的表情,但此时此刻也她一定一脸幸福吧。

我越跑越快,电梯渐渐的近了。

“小然,等我们离开了这里,我还是要你做我女朋友。哈哈哈!”

小然没有说话,只是把我抱得更紧了一些,我能感受到风从身后吹来,把她的头发吹到我脖子上,天空传来的音乐声也开始柔和起来,像我们两个的专属电台。

夕阳下,两个年轻人化为一体,像风一样掠过,身后跟着一大群缓慢移动的僵尸。

“小然,我都想起来了,所有,一切,那个世界。等我们到了那里,我会把你介绍给我所有的朋友,带你吃好多好吃的,绝对比你爸妈做的好吃。还有还有,我想起

来了,那里的电视是彩色的,我们一起看,我们还可以去看电影,彩色的,还有3D的!你一定会喜欢的!等我们…反正,好不好!小然,好不好!哈哈哈!”

我一脚踹开高墙,很快来到了电梯门前。

我长舒一口气,把小然放下,却看见她早已满脸泪水。

“怎么了小然?这么激动干嘛!”

“没事,快进去吧。”

我按下按钮,电梯门缓缓打开。

我拉着小然的手,一步跨进了电梯。

我进了电梯,可小然的手却在电梯门的边缘透明消失了。

小然站在门外,低着头,一言不发。

“怎么回事!”

小然把手抽回来,我看清了,小然的手还在,但只要进入电梯的部分就会消失。

任凭我用尽全力抓住小然的手,可一到电梯里,我握住的只有空气。

回想起小然的话,我好想明白了点什么。

“为什么!!!”我发出痛苦的哀嚎。

小然早已泪流满面,“你快走吧,只有你能回去,只有你不一样,只有你不属于这里。”

街头的丧尸们已经聚集过来,小然的爸妈也在其中。我跨出电梯,把小然挡在身后。

“我不回去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在哪里都一样。”

“你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没有你!我哪里都不去!”我回头大声冲她吼道。

小然的泪水顺着脸庞一滴滴滑落,“你再不走,我就不喜欢你了。”

说完小然用力从背后把我抱住,一把把我甩进了电梯里。这时音乐声越来越大声,我一阵眩晕,倒在地上。

“小然——”我大声吼道。

电梯门缓缓合上,小然哭着对我说出最后一句话

“到樱花树下等我——”

我无力地拍打着电梯门,音乐的分贝已经达到了人无法忍受的程度。

电梯急速向上飞去,我渐渐失去了知觉。

然后,我醒了。

手机的闹钟仍在床旁边播放着。

生まれ変わったら桜の下でまた逢いましょう / 执爱永无悔 来世可成忆 前缘樱下叙
きっとその时には笑って永远を誓おう / 君我心相印 对颜笑涟涟 共誓长相守
爱し爱されてこの命は芽吹いて咲いて / 君我心相惜 如甘沐天霖 心魂自盛放
色褪せない眼差しを胸に舞い散る愿い / 明眸清似水 不为浮华黯 但期烙心弦
あなたに あなたに あなたに ただ逢いたい / 朝夕复朝夕 望穿千秋水 但盼与君逢

我关掉闹钟,发现有一丝长发缠在我的手心。

小然,我默念,我要去哪里找樱花树呢。

“所以说就是这么一回事,老板,你看,迟到也不能全怪我。这个月的奖金,咱能不能不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