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马拉松,四小时四十二分

马拉松是一项考验耐力的运动。

耐力来自内心的力量。

每当我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总会有人用TA的光芒来照耀我,鼓舞我,促使我不断前行。

回忆起来,在我大约跑到二十几公里的地方,双腿又酸又涨,稍一用劲,便隐约有抽经的迹象。

这时,我突然感到身后一股强大的能量场在迅速接近。

我回头一眼就看到了他,皮肤黝黑,浑身的腱子肉,两条腿油光发亮。错不了!一看就长期参加运动!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手上的神器——五个喇叭的山寨机!音量全开!老远就能听见杨幂的歌声响彻云霄: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把你供养。。。”

只见他仗着神曲护体,在人群中健步如飞,无人能挡!三两下就从几十米外赶到了我跟前,按照当时的速度,不出十秒就能赶上掉我!

随着他越来越近,我顿时感到头晕目眩,两眼发黑,胃里像翻江倒海一阵阵恶心。我觉得自己要晕倒了!就在我即将被这能量场吞没的前一瞬间,双腿居然又一次爆发出了能量!我大吼一声,加速狂奔,直到把他甩在身后,直到《爱的供养》渐渐消失在远处,确认自己脱离了危险,我才再次放慢了速度。

抬头看天,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这,就是奇迹。

马拉松很无聊,但只要愿意去发现,身边总有人能不断给你感动。

他们是八十八岁还参加全程马拉松的老先生、肩并肩手拉手参赛的盲人选手与失聪选手、在我前方抖得一胸好奶的妹子、奶头被衣服磨出血寻找医疗站的男子、在路边敲锣打鼓为选手加油的上海阿姨们。。。

上海阿姨那发自肺腑,朴实无华的热情特别让人印象深刻。

她们不仅一大早带着锣鼓赶到赛道边,特地为选手加油,甚至还有不少人自发买了各种补给品沿路分发给选手。有给香蕉的,给矿泉水的,运气好还能碰上给士力架的。

途中我有幸遇到一位特别客气的阿姨,她说:

“啊呀小弟,阿姨香蕉发光了。侬黄瓜要伐?花卷馒头要伐?啊,伐要啊?来来来香烟呼一根,有万宝路,红双喜。哎小弟,侬伐要客气呀。。。”

我实在没力气跟她解释人在跑马拉松的时候一般不抽烟。只有婉言谢绝了之后,加快速度继续前行,身后传来阿姨关切的声音:

“跑慢点啊…”

其实我所有的能量在30公里处就全部用完了,吞下最后一支能量胶,剩下的十公里是在半跑半走中完成的。

到终点后领完证书,奖牌,衣服。

好像自己做了一件本该完成的事情,那一刻我都没有感到丝毫意外。

但其实全程马拉松对于三个月前的我来说,根本是难以想象的任务。

心中一片宁静。

眼前只浮现出那位妹子和她胸部,好像仍在我前方抖动。

舒了口气在椅子上一坐,再站起来就不会走路了,右脚还行,左脚完全不能弯曲了。就这么一瘸一拐的向场外走去。

身后一位男孩对身边的女孩说道:

“盲人跑步有什么稀奇,你看——瘸子都能跑!”

在女孩咯咯的笑声中,我想起一句台词,

“你看你看那人好奇怪啊,像不像一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