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世界的故事(三)

天色将晚,偏偏又下起了雨,我驾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心中不断咒骂着这鬼天气。这段路是荒凉地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车窗外已经几乎看不见什么灯光,只有路灯在雨中发出微弱的光芒。

雨越下越大,看样子今天是回不去了,说来也奇怪,三月中旬的天气,竟然会下起这样大的暴雨,雨点比黄豆还大,打在挡风玻璃上雨刷根本来不及刮。我不得不放慢车速,思考着能不能遇上个休息区,或者民宿也好,凑合过一个晚上,等明天继续赶路。

又开了一段路,前方似乎冒出些星星点点的灯火,我眯起眼睛一看,似乎是个小村庄。我心说有村庄就好,先找个小旅馆睡一觉再说。脚下不自觉地慢慢踩下油门,谁也不想在这暴雨下多呆一秒。

正在这时,前方突然从空中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好像一堆硬币在相互碰撞,声音由远到近,紧接着砰地一声,一团黑影重重地撞上了挡风玻璃,玻璃当场就裂成一团雪花,几乎被击穿。我倒吸一口冷气,脚下猛踩刹车,下意识将方向盘猛地向右打去。

车辆在高速行驶的状况下,猛打方向盘是为大忌,更何况雨天路滑,刹车根本刹不住,一个甩尾,车子直直地撞上了护栏,我的头随着巨大的惯性磕在方向盘上,还没看清撞上的是什么东西,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浑浑噩噩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我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干干净净,外套被脱下来挂在一旁烘干,床头柜上放着一杯牛奶。往窗外望去,似乎已经是早晨,但天色阴沉,雨还在下着。我摸摸头,还好并没有留下什么外伤,只是还有点晕乎乎的,一脚刹车毕竟减慢了车速,只是不知道车撞成什么样了,想到这里不禁有点肉痛。

我从床上坐起来,端起牛奶一饮而尽。

“你醒了?”有人推开房门,我抬头一看,一位面目清秀的长发女孩走了进来。

“啊,是你救了我。”

女孩看着我微微一笑,搬出一个椅子坐在床边。

“叫我依依吧。”

“依依…噢,我是小遥,不好意思喝了你的牛奶。哈哈”我上下打量了依依一眼,想不到在这种地方还能遇见这样的美女。

“没事,头不疼了吧?这里是我家,你可以先住着。”

“不打扰了,我想我已经没事啦,我还得继续赶路呢。”我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看来昨晚的伤并无大碍。

依依眼中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似乎想要说什么又欲言又止。一会儿,抬头说道:“反正你先再休息会吧,我去做饭。”

“那也行,我就吃顿饭再走吧,我会付钱的,多烧点肉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依依摇了摇头,“你暂时走不了。”

我有点糊涂了,但又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车坏了吗?没事,我可以打电话叫保险公司来拖的。”

“不是车的问题,你不明白。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

怎么,只不过把我拖了回来就要留下我,难道这里是走婚制?想到这里,我又朝依依看了一眼,咽了口口水,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唉,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依依叹了口气,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自言自语说道。

“咦!等一下…”一听见这句话,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

依依这句话说得很轻,但震得我耳朵嗡嗡响,这八个字在我脑中不断盘旋,一些记忆飞快地在我脑中堆砌。

“以后再和你解释吧,你再休息会,半小时后吃饭。”依依站起来转身要走。

我沉浸在思考中,完全没有听清依依在说些什么,突然放声大笑:“哈哈!我明白了!你早和我说嘛!”我想起来了,小然、小绫…我不禁笑了起来,“这里是我的梦境,对不对?”

依依回过头来吃惊地看着我说:“你也知道?”

我兴奋得几乎跳起来:“呵呵,当然了,又不是第一次了,这样说来我又可以悠闲地在这个村子里玩上阵子了。对了,你们有没有什么外星人要击退的?告诉我,我来帮你们打!”

“外星人?你好像误会了什么,这里不是…”

“我先出去逛逛。”还没等依依说完,我拿起外套,不顾身后依依的阻止,走出屋子来到了村里。

外面下着毛毛雨,村庄不大,一眼就望得到尽头。走了几步,一路上遇上的村民都满脸笑容的和我打招呼,每个人都和和气气的,只是有一点很奇怪,这里的村民无论男女老少,个个都穿着运动服,运动鞋,还有穿冲锋衣的,完全不像是农村人的服饰,倒有点像外旅游的样子。不过想到这里只不过是我的梦境,倒也见怪不怪了。

虽然在下雨,可村里随处可见有撑着伞打麻将的,打牌的,还有很多人围着看。这里的居民都挺好客,大家看我是新来的,都很热情的围着我打招呼,我掏出香烟发了一圈,很快与大家熟络起来。还有个叫阿杰的男孩自告奋勇带我在村里逛了一圈,村里大约二三十户人家,村中央一条大道通南北,其他都是些小路,外围还有一圈半高不高,灰不溜秋的围墙,大道两端各开着扇铁门门,通往村外,北门外不远就是公路;南门外好像是一片森林,树叶遮天,不远处好像有一座大山

之后我想去公路上看一下车撞的怎么样了,告别了阿杰,我往公路方向又去。公路上没有车在行驶,我从匝道口走上公路,向昨晚事故发生的地方了一眼,竟没有看到我的车。

就算出了车祸,车应该还留在公路上吧?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了,难道被谁开走了?

我沿着昨晚来时的路上走去,一路上竟没有到任何防护栏被撞击的痕迹。

再往前走,隐约又看到一处村庄,我沿着匝道口走下公路,一路上感觉有些熟悉,越往前走心中越感觉不安,走到这个村庄的门口一看,我背后的汗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这不是我刚刚走出的村庄还是哪里!

我回头向公路看去,正是我刚走出村子时的一番景象。我沿着公路走了一段直线的距离,却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这简直和鬼打墙一样,还是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

我提醒自己冷静,好好思考一下。

点起一支烟,我突然仰天大笑,怕什么?每当我意识到自己身处梦境,我就可以随意改造这个空间,就像帮小绫打败外星人一样。

好的,先让雨停吧。

我闭上眼,大吼一声:“雨停—-”

再睁开眼,雨依然下着,甚至似乎又更大了一些。

我又闭上眼大喊一声:“小绫!给我送把西瓜刀来!”

睁开眼,什么都没发生。村门口聚集了一些人,像看精神病人一样看着我。

我挠挠头,看来这项技能还不是太熟练。

我走回公路上,又来来回回走了几遍,不管往哪个方向只要走个5分钟路程,必定回到原来的村子。

就像这条无限延长的公路沿途有无数同样的村子一样。更准确的说法是,公路上存在一个扭曲的空间,当我跨过某条边界,便又进入了起点。

可恶,明明是我创造的世界,可我竟走不出来。

暂时先回到村里,我突然一拍脑袋—-我真傻,村子又不是只有一条出口。

南门似乎关着,倒不如直接从东边的墙翻出去。

半路又遇上了阿杰,我赶忙叫住他:“阿杰,帮我个忙。”

“好,什么事。”

“跟我来。”

我和阿杰两人从一条小胡同走到了墙边。

我说,“你抬一下我,帮我翻过去。”

阿杰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你确定?”

“怎么了?不肯帮忙?”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出不去的。”

我心下冒出一丝不安,说:“什么出去不的,你不肯帮忙我自己翻就是了。”

“唉,算了,你自己试了就知道了。”阿杰蹲下身子把双手叠在一起,示意我踩上去。

“谢啦,下次请你吃饭。”

我踩在阿杰的手上,突然眼角看到一团黑影从胡同口闪过,隐约好像是个长发女生的样子。

我揉揉眼睛,心想也许是看错了。阿杰双手一台,我翻上墙头,向外一看,是一片油菜花田,我心中大喜,从墙上跳下来,落地后却傻眼了。

我从村东墙翻出,却还落在村子里,看看周围的房屋,发觉自己竟然刚从西墙翻进了村子。

见鬼了,以往每次只要我开始意识到自己身处梦境,一切都可以任我为所欲为,我甚至可以飞行或者瞬移,为什么这次却不行。现在连鬼打墙都碰上了,连个村子都翻不出去。

我也顾不上东墙边的阿杰,径直回到依依的家中。

依依见我回来,指指桌上的菜说:“回来了?先吃饭吧。”

我简直快崩溃了,哪还有心情吃饭,一把拖过张椅子坐下,双手撑在桌上,支住额头一言不发。

“情况和你想象中的有一些不同,是不是?”

我又燃起一丝希望,听这话好像依依对这里挺熟悉。

我说:“依依,这里明明是我的梦境,为什么我却不能控制这里?”

依依摇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不是你的梦境,是别人的梦境。”

“怎么可能!?不是我的梦境,那是谁的?你的?你以为这是打电话呢,还会串号?”

“不,这里是[无主之梦]”

“无主之梦?什么意思?”

“正常情况下,人所做的每个梦不管情节多么曲折,都有开始和结束。一般情况下,梦会在睡眠中自然而然的结束,之后人会进入无梦睡眠,或者继续做下一个梦。当然还有种情况,梦做到一半被人或者闹钟什么的叫醒,这样人醒来之后梦也会结束…”

“废话,哪有人醒了还做梦的。”

“听我说完。以上两种情况,不管梦是以哪种方式结束的,结束之后,梦境便与人世间再无往来。但是,有一种特殊情况,梦境在进行到一半时没有被正常结束,人也没有醒来…”

“难道是指睡觉时死掉了?”

依依点点头:“如果一个人意外死亡时正在做梦的话,那他的梦就没有被正常结束。魂魄的怨气与梦境便会结合起来,形成一个空间,就是[无主之梦]。”

“可就算是这样,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呢?”

“无主之梦无结而断,死者在梦中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所以这个梦还会继续下去。”

听到这里,我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已经起来了。依依继续说道:“但死者的阴气大量涌入梦境,一瞬间,在一个小小的场景里装满死者生前的所有记忆,就像恒星死亡后会形成黑洞一样,然后他的梦境会形成一个引力场,把附近正在做梦的人从自己的梦境中吸到这个空间来。这里的村民应该都是附近睡着的人,他们都以为自己在做一个普通的梦。”

“但是你说死者会活在自己的梦境中…”

“是的,如果我没猜错,那个不幸的人就在村民之中,还沉浸在自己的梦境里。”

我回想起白天遇见的村民,一个个开开心心的样子,不禁背后感到一股凉意,手心开始冒汗。

我沉思半晌又说:“等等,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依依说:“我家有本祖传的古书,叫《晓梦奇谈》,听爷爷说是我祖上几代人合著的,这些都是书上写着的,所以,可能我有一些认清梦境的能力,只是没想到你也有。”

听依依解释了一大堆,我感到放心了许多,虽然还身处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但毕竟依依的话一下子解开了许多谜题,我靠在椅背上长舒一口气,说到:“哈哈,有意思,那现在我们只有等现实世界中的闹钟把我们叫醒了吗?”

依依露出一丝苦笑,“没那么简单…要是这样的话我早就应该离开这里了。”

“什么!?”我猛地站起,一拳砸在桌子上,“难道我们就永远困在这里了吗?”

“不,书上说有办法的出去的。”

“啊,不好意思,你说,你说,我洗耳恭听。”我又坐下,像小学生一样把两只手放在大腿上,毕竟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啊。

还没等依依开口,门外忽然隐约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就和我昨晚撞上的东西发出的声音一样。

我站起身想打开门看看究竟是什么,还没走到门口,被依依一把拉住,

“嘘!”依依示意我不要出声,轻轻关掉了屋里的灯,一时间屋里一片黑暗,依依拉着我靠在墙角,一声不吭。

看着依依如临大敌的表情,我哪敢放肆,毕竟依依在这里的时间比我长得多,只得压低声音悄悄地问:“这是什么?”

依依没说话。天色已经暗下来,窗外黑沉沉的,听声音似乎窗外的怪物绕着房子转了一圈,又飞到别的地方去了。

过了好一会,那东西发出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听不到了,依依才开口说:“是梦鸦。”

“梦鸦?干嘛用的,能吃吗?”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越来越奇妙了。

依依轻手轻脚往窗外看了看,确认怪物已经飞远,遇是摸索着打开了灯,说道“这个下次再和你说吧,你不想知道如何从这个世界出去吗?”

我点点头。

“书上写了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找出死者,告诉他他已经死了。这样一来死者的灵魂便会得到释放,去到该去的地方,这个世界也会随之湮灭。”

我急忙问:“然后我们就能回去了?”

依依点点头。

我思索了一下,忽然两眼放光,握拳锤掌,说道:“这好办!村里总共也就二十多人,咱们一个个去说,总有一个对的吧。”

依依摇摇头:“不行,这个方法我早就试过了,他们不信。必须说服死者,让他相信自己死了才有用。”

我差点又要跳起来:“靠,说了他也不信,那这个方法不是等于没说嘛!”

“不是的,只要我们在这个世界找出证据,死者看了就会相信的。”

“证据?那你有现在有什么线索吗?”

依依走进卧室,不一会,拿了一张纸出来,铺在桌上。我凑上前一看,纸上密密麻麻写了二十来个名字。

依依说,“这是我记录下的全村人的名单。”

我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可是这么多人一个个调查也太…”

“根据我的推断,这个人最有嫌疑。”依依往纸上一指。我顺着指尖方向看去—-雨村。

说起雨村这人好像有点印象,白天闲侃时遇上过,是个枯瘦的老头,头发花白,烟瘾挺大。

我摸摸下巴,的确,整个村子也只有他符合寿终正寝的形象,我问依依:“为什么你觉得是他呢?”

依依说:“我也只是凭直觉推断。这里所有的人之中,雨村对这个世界最熟悉。还有你没发觉吗,这个村子,一直在下雨。”

雨村,下雨的村庄,我一琢磨好像是有点道理,只听依依又说:“你要是想帮忙的,明天不如去和雨村谈谈,说不定就把他给说通了。”

我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依依打了个哈欠,说:“我明天还要去后山调查一下,所以先去睡了,你把桌子上的菜吃了吧,卧室里的沙发铺了被子,你今天就睡沙发吧。

我急了:“等等,你说书上有两个个方法,那还有个呢?”

依依用似笑非笑的表情说:“这个等以后再和你说吧,我要睡觉了。”说完便转身进了卧室。

我感觉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胡乱吃了点东西就睡了,第二天我醒来时,发现依依已经出门了。

走出门,发觉果然还在下着雨。雨不大,不撑伞也不至于浑身淋湿。突然想起依依说要去后山调查,后山就是南门外的那座大山,几乎从村子里的任何一个角度看到,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好调查呢,是不是我也应该去看看呢。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首要任务是找雨村,只要说服他相信自己已经死了,就能立刻离开这个世界了吧。想到这里,我慢慢加快了脚步。

在街上转了一圈,没找见雨村人影,找村里人一问,说是还在家里。于是我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雨村家。

我敲了两下门,门一开,就感觉浑身上下一阵阴冷,顿时打了个寒战。雨村探出头来,见是我,很客气地把我请进家里。

整个村子一直让人感觉潮湿阴冷,可一进屋,我就感觉这间屋子更加阴冷,一股阴森森的含义,夹着霉味,一瞬间就让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雨村招呼我坐下,拘偻着身体从厨里拿出茶叶给我泡了杯茶。我往四下看了看,房间的布置不能再简单了,一张床,一个台子,还有一台老式电视机,放着模模糊糊的节目,好像是穿古装的一男一女在唱戏。

我接过茶,往里看了一眼,黑黝黝的,我没敢喝。两人寒暄几句,各点了一支烟,我便开门见山地说:“雨村叔,不瞒您说,”我顿了顿,我小心翼翼地看了雨村一眼,“其实您已经死了。”

谁知雨村依然笑呵呵地说:“哦,这样啊。”

“是真的,你就没发觉这个世界不对劲吗,其实这里只是个虚幻的梦境而已…”

雨村打断我:“是依依和你说的吧,这孩子整天胡思乱想的,你可别相信她说的。”

我没吭声,吸了口烟,心理却在想,我不相信依依难道相信你?看来说教是没用的。光凭嘴说,这老头肯定不会相信我,而且依依也应该找过他好多次了。就像依依说的,必须有证据给这老头看,让他心服口服。

我又坐了一会儿,心想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去后山找依依,看看能有什么发现。

雨村坐在我的对面,一小口一小口的嘬着茶。这时窗外划过一道闪电,把原本昏暗的小屋照得透亮,我看了雨村一眼,刹那间,闪电下坐着喝茶的哪是雨村!分明是一具穿着衣服在喝茶的骷髅!

我的心脏几乎从喉咙口跳出来!闪电过后,屋里又恢复了昏暗,定睛一瞧,对面仍然做着雨村老汉,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倒宁愿他不笑,这笑容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我心知此地不宜久留,赶紧告辞,幸好雨村也没有挽留。

出得小屋,凉风一吹,我才发觉背后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我定了定神,沿着大道向南门方向走去。

还好,踏出南门那一刻竟没有遇上昨天的鬼打墙,外面是一片小森林,走进森林才发现,此处树生得极密,树叶茂密遮天,我勉强辨认着方向,沿着一条小道,一步步向后山走去。

走了约莫十几分钟,抬头看后山竟没有丝毫靠近,我心下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开始注意起两旁的树来。又走了几十步,依然感觉不对,于是捡起一块石头,开始边走边在路过的树上画记号。

果不其然,无论怎么走过不了多久就会走回原地。

我心中暗暗叫苦,转了个方向向来时村庄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又发现身边的树上有我划过的记号。

这下好了,连村庄都回不去了。

我干脆往地下一坐,突然心中冒出一个念头,如果死在这所谓的“无主之梦”里,会不会就能醒来呢,就像《盗梦空间》里拍的那样,依依所说的另一个办法,会不会就是指的这个?

不对,如果这么简单的话,依依怎么会还困在这里呢。不管怎么样,现在还不是尝试自杀的时候。

依依现在在哪里呢?她说来后山调查的,为什么我一路走来没有见到她的踪影。总觉得她还有好多事瞒着我,或者不愿意对我说。这时我又想起雨村对我说的话——不要相信依依。这诡异的老头固然没什么值得相信的地方,可依依难道就值得相信?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还有太多的谜题。

我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泥土,再一次向后山的方向走去,边走边大声呼喊依依的名字。

许久,在小径的尽头突然看见一个身影,“依依!”我快速奔跑过去,不是依依还是谁。

谁知依依见了我竟然狠狠瞪了我一眼:“你到这里来干嘛!”

我一愣,随即也火了:“我也不是想快点回去嘛!那老头根本问不出什么东西!我只有来帮你一起调查了。”

依依不说话,往村庄的方向走去,我只得跟在她身后。只见依依并不完全沿着小路走,而是走上一段路就向左或向右拐个弯。我沿途仔细观察了一下,小森林里的树并不是一个种类,原来是遇到柳树就左拐,另一种我认不出的树就右拐。看得出,依依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

我又开口说道:“你调查出了什么吗?”

依依摇摇头,我把今天在雨村家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依依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吃惊的样子,看样子她早就知道了。

我又问:“如果在这个世界死了,是不是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呢?”

依依说:“书上并没有记载在这个世界上死了会怎么样。换句话说,在这个世界死了的人,都没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另一个方法是什么了吗?”

依依冷冷的说:“杀掉梦境主,这个世界也就破灭了。”

我心中狂喜,就这么简单?那我们赶快去干了那老头啊!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谁去干?我还不知道打不打得过他呢?

“那还有,昨天说的那个叮叮当当响的梦鸦又是什么东西?”

“它是冥界派来回收梦境中的亡灵的,它在夜晚出没,会攻击这个世界的一切生物,遇上它必死无疑,我们如果被它杀了,一切都结束了。”

“靠!那它应该去攻击雨村啊!怎么这么笨!”

“你没看到这里的人夜晚都躲在小屋里不出来的。”

“。。。太弱了吧。要不今晚我去把雨村引出来。”

“不行,太危险了。”

“现在最主要的是要从这里出去,我们干脆制定一个作战计划,干掉雨村吧!”

“在等等吧,我想我会在后山找到证据的。”

证据,会有什么证据?我再问依依也不说话了,带着我走了许久,终于看见了久违的村子。

晚上,我躺在沙发上闷闷不乐,依依收拾完碗筷走进了卧室,突然含情脉脉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麻酥酥的,我不禁问道:

“依依,在那个世界你住哪里?按你说的,我们应该离得不远吧,等我们出去了,不如我请你吃饭吧。”

依依笑笑:“是哦…可是,我想了好久都想不起来。”

“没关系,我住在…等一下…我住在…咦,好像我也想不起来。”

“呵呵,等离开了这里再说吧,总有机会遇上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转过头,看向别处,突然看到墙上挂着的镜子,这一看不得了!我的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

镜子里的依依,根本没有脸,乌黑的头发下,竟然是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脑中一片空白,我知道自己身处噩梦,但眼前的景象直接扼杀了我的寄托的所有希望。

我感觉冷汗从额头冒出来,万事休矣,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即使不知道要逃到哪里。

我努力咽了口口水,不动声色的说道:“依依,我肚子饿了,还有吃的吗?”

“有,我去帮你拿。”依依说着,走出了卧室。我也走到前厅,眼见着依依走进了厨房,蹑手蹑脚地往大门走去。

手刚碰到门把,只见依依一手端着米饭一手端着菜从厨房出来了。

我赶紧坐回饭桌:“咳咳,依依。”

“怎么了?”

“我想吃肉。”

“你可真麻烦,我还想留着明天再烧的呢。”

说着依依又走回了厨房。

我悄悄站起身,还没迈开步,依依又端着一盘红烧肉走出了厨房,放在桌上。擦!这么快!

“呃…依依。”

“怎么了,你吃呀。”

“我想吃…方便面。”

“那我出去给你买,你可别乱跑啊,梦鸦就快来了。”

“嗯嗯,我等你。”

依依拿了把伞就出了门。我贴在门后,像外听了一会,又看了看手表,估计她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才偷偷把门拉开一条缝,向外望去。外面黑漆漆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道依依上哪里去买方便面了,最好永远都别回来了。

我刚想出门,突然又听见叮当之声,糟了,是梦鸦来了。我猛地把门一关,躲在门后面听外面的声音。忽而转念一想,事到如今我还怕什么,这里哪还有什么安全的地方。

我推开大门向外走去,果然看见有一只巨大的黑影在半空盘旋,浑身覆盖着金属,哦不,或者说是硬币一样的东西。所以飞起来时叮当作响。

梦鸦似乎看到了我,缓缓挥动翅膀向我飞来。

来吧!战个痛快!我摆出架势,双腿却有点微微发抖。

梦鸦以极快的速度向我飞来。我几乎能看见它锋利的爪子闪闪发光就要抓上我的身体,可它快到我跟前时,却来了一个急刹车,收住翅膀,落在离我越一尺远的地面上。

我还以为它要发出什么新的招式,却听它口出人声,一个低沉而又威严的男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哪敢发声,见它没有新的动作,赶紧撒腿就向南门跑去。

听见身后梦鸦飞起的声音,却是似乎向着另一个方向远去了。我跑出了一大段路,回头一看,梦鸦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在雨中放慢脚步,长舒一口气,却看见地上有一把变形了的伞,拾起一看,是依依的,伞面已经破破烂烂,连金属的杆子都被打弯了。

再往前走了几步,又看见前方路中央躺着一个身影。走近一看,竟是依依,双目紧闭,躺倒在血泊之中。

我突然想起依依救我回来的那一晚,这一瞬间完全忘记了害怕,走到近前蹲下扶起依依,头发被雨水打湿,贴在额头上,让她的头靠在我的手臂上,才发觉依依的小腹竟被锐物贯穿,血流了一地。

“依依!依依!”

依依缓缓睁开双眼:“啊,小遥…你怎么跑出来了,要是遇上梦鸦怎么办。”

我看着她的样子,心疼得不行:“你这是怎么了,谁干的?!”

“没事…被梦鸦扎的…没事的…你赶快回去,梦鸦可能还在附近呢。”

“放心吧,梦鸦被我打跑了,”我心中一阵羞愧,“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依依茫然问道,“哦对了。”手指了指不远的地上。

我低头一看,是一包酸菜牛肉面,包装有些撕破了,面撒了一地。

我眼泪夺眶而出:“依依,我骗你的,依依烧的红烧肉可好吃了。”

“傻瓜…”依依伸出手来抚摸我的脸,抬到一半,却缓缓地垂了下来。

“依依!!!阿杰!雨村叔!救人啊!”我发疯似地大吼,把所有知道的人的名字都喊了出来。

可是依依的身体在我怀中渐渐透明,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了。连地上的血迹都似乎蒸发掉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我心里念起依依对我的各种关怀,更对自己的愚蠢的决定满怀愧疚,不由得放声大哭。

就在我万分悲伤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唉,都怨老朽当时一念之差…”

我扭头一看,竟是雨村。悲伤与恐惧之下,我眼泪鼻涕与眼泪混在脸上,语无伦次,大吼:“你别过来!我杀了你信不信!你赔我依依!呜呜呜!依依去哪里了!”。

“依依只是去了该去的地方,”雨村走到近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说完雨村向南门外走去。我问道:“你要去哪里?”

雨村头也不回的说:“你要是想回到原来世界的,就跟我来吧,我带你去看依依一直想找的东西。”

我怔在了原地,为什么这老头也知道这些,他究竟是谁?我横下心来,抹了一把脸追了上去。

出得南门,雨村领着我在树林里左拐右拐,尽管夜色漆黑,可雨村甚至似乎比依依还熟悉路。不知从何时开始,脚下的地面开始渐渐有了坡度,我想应该是到了后山了,我从来没来过的地方。

山上的树木比山下的更加茂密,坡度不是很陡,但没有道路,雨村挑一些比较平坦的,能落得下脚的地方扶着树慢慢往前走,我小心翼翼地在后面跟着。

又走了很久,眼前出现了一座大石碑,像一堵门一样杵在山间,几乎贴在其后面陡峭的山体上。雨村停下脚步,拍拍石碑对我说:“来,小伙子,帮个忙。”

我与雨村两人各抬一端,把石碑放倒在一边,露出后面布满藤蔓的山体,雨村拨开藤蔓,竟露出了一个的山洞来,洞口不大,仅容得一个人弯腰进入。原来是这里,山里的地形这么复杂,山洞如此隐蔽,凭依依要找到这里,几乎不可能。

雨村说了声跟上。便走了进去。

躬着身在山洞里走了大约十几米,路渐渐开阔起来,雨村掏出打火机,沿途点亮插在山壁上的火把,光线并不是那么明亮,可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还是觉得有些刺眼。

沿途拐过几个弯,竟出现了一大块平地,像一个大厅一般,足有上百平米。雨村逐一点亮四周的火把,随着火光逐渐亮起,看到眼前的景象我整个人一震,像被电到一样,嘴里不自觉地发出“啊”的一声。

如果眼前堆着的是一堆白骨,我倒不至于那么惊讶,进洞之前我早已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只是现在眼前的东西实在是太诡异,出乎任何人的意料。

包,各种包,双肩包,旅行包,电脑包,女式拎包,坤包…堆成一堆

难道…这就是依依一直在找的…“证据”?

“嘿嘿”雨村忽然笑了,我只觉得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站在原地。其实早已忘记了害怕。逃跑?能逃到哪去?

雨村点完火把,熄灭打火机走到中央,看我怔着,说:“我说了不会害你的,过来看看吧。”说着,他从包堆里挑出一只黑色的双肩包,坐在地上,打开包翻找起来。

我走上前,坐在雨村身旁问道:“雨村叔,这究竟…”

雨村像是没听见我说话一般,自顾自说道:“其实依依说的都没错,这里的确是无主之梦。简单说就是死人的梦境,呵呵。可是有一点她猜错了,死的不是我…不,应该这么说,死的不只是我,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已经死在了哪场车祸中…”

原来,在某年某月的一天,某个旅行团在乘坐大巴回归途中,遭遇了严重的车祸,无人生还。恰巧车祸又发生在半夜,车上有很多人都睡着了,恰巧形成了依依所说的无主之梦的条件。大家来到了这个共同的梦境中。雨村是第一个在这个世界醒来的,他记得起自己遭遇了车祸,但却留恋人间,心想哪怕生活在这个虚幻的世界也好。他明白如果大家都想起了前世的记忆,这个世界就会消失,所以趁大家还没醒来时,把所有人的包都藏了起来。之后所有人都没有丝毫怀疑,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个世界。除了依依,她读过一些古籍,明白自己所处的并非真实世界。有一天他看到雨村去了后山,于是开始不断寻找所谓的证据,期望着有一天能说服死者,结束这个世界,回到现实世界。但她唯一没料到的是,自己也是死者之一。

我恍然大悟,但又问雨村:“雨村叔,你把我带到这个山洞是为了什么?”

雨村笑笑:“我也活得够久了,不应该再留恋人世间,是时候带大家去该去的地方了。梦鸦最近来得越来越频繁,它也不是邪恶的,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让留恋人间的鬼魂们早日进入轮回而已。”

怪不得梦鸦没有伤害我,原来我和依依不一样,想起依依只是去到了该去的地方,我的心里也好受了些。

呆了半晌,我又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把这些包都搬到村子里?”

“不,不用了。”

雨村用食指中指夹着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我,是他刚刚边说边从包里找出来的:“我找到了,只要把这个给村里人看,他们就会想起来了。

我接过一看,是一张《**旅游团人员名单》,陆雨依、周洪杰、田雨村…全村人名字赫然在列。

雨村的面容在火光下无比慈祥:“这是我最后一次做导游了吧,呵呵。”

我把名单揣进口袋,依依,你没完成的任务交给我来完成。

两人出了山洞,大步向村庄方向走去。

 

 

 

 

 

 

 

 

 

我从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抬起手看了下手表,凌晨2点。

太好了!我成功了!终于逃离了那个鬼地方!咦?为什么我在大巴车上?

我突然记起,前两天参加了一个旅行团,导游的名字就叫——田雨村。

“司机!!!停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