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世界的故事(二)

1

说起来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婆婆妈妈的外星人,来了这么多天了,口口声声说要占领地球,丢了几枚炸弹后就完全没动静了,而且这炸弹好像也完全没有威力嘛!现在飞碟就这么停在城市上空,里头的外星人偶尔打开窗户晒晒太阳,还时不时有些香蕉皮,瓜子壳往下掉,不带这么偷懒的啊!

外星人刚来那会可威风了,那飞碟的边上镶了一圈LED灯,那叫一个大气!呜哇呜哇就飞来了。那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我和小绫正在大街上走路呢,飞碟飞到我们正上方停住了,不一会街上的人都围过来了,谁也没见过这玩意儿!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门口一卖茶叶蛋的老太太还问我呢,“小伙子我眼神不太好,你给我看看这飞碟是核动力的还是正反物质湮灭动力的啊?”直到飞碟在半空丢下一颗颗绿色的炸弹,还冒着绿烟呢。周围的人呼啦一下都散了,只有我和小绫还傻站在那儿,眼看着炸弹像我们站的地方砸来了,我俩对视了一眼,同时大吼一声“逃啊!”我一把抄起她狂奔而去,背后响起爆炸的声音,就离了没几步。

小绫才10岁,可也够沉的,跑出几步我就受不了了,赶紧把她放下,重新从背后背起,又跑了几百米,抬头看看似乎飞碟没跟过来,于是我说,

“喂,要不你下来吧,咱俩一起跑兴许还快点。”

“我不嘛!就要你背!”小绫一边说,一边双手又勒得更紧了些。

“都什么时候了能不任性了么!外星人都打过来了嘿!”

“要不我们往回跑,我要去看看外星人是什么样子的!”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陪你疯!”我抬头看了看天,飞碟似乎飞到另一边去轰炸了。

我停下脚步,松开背后抬着小绫双腿的手,可没想到小绫双手仍然死死缠着我的脖子,两脚悬空挂在我背上,两人就以这奇怪的姿势僵持在风中。

“我不管,我要去看嘛!”小绫边说边用力摇晃,我都翻白眼了,一瞬间感到有些绝望。

小绫突然松开我的脖子,轻轻落到地上,“那我自己去啦!拜拜!”

我又感受到了生的希望,大口呼吸着宝贵的新鲜空气。

回过神来的时候小绫已经不知所踪了,我叹了一口气,只得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按原路回去找她。

我只不过是想好好当个家庭教师而已,怎么和她在一起尽是倒霉事。

外星人的第一波攻势(后来也被证明是最后一波攻势)已经告一段落,空中传来劣质高音喇叭的毫无新意的广播:

“愚蠢的地球人啊,赶紧投降吧!我们是绿不拉几星人的和平使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抗到底,死路一条。。。”

又有绿不拉几星人从飞碟里打开窗探出头来向外张望,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的外形和人类一模一样,只是脸是绿的,绿得像苦胆破了一样。绿不拉几星人,起个名字也不知道取好听点的,顾名思义,想必通体绿色。

马路上被炸出不少大坑,每个直径都有十多米,我走到一个大坑边驻足观察,坑中有些不明绿色液体,冒着泡,像是炸弹里渗出的,而且不断增多,不一会一个大坑就渐渐盛满了,绿水便不再增加。整个坑像装满了苹果味的美年达。

我还在琢磨呢,突然背后传来“嘿!”的一声,是小绫的声音!紧接着我感觉腰部被重重顶了一下,一个中心不稳,整个人就栽进了坑里。我往岸边一看,不是小绫还有谁?这时正咧着嘴嘻嘻笑呢。我心里那个气啊,多大仇!有这么坑人嘛!不过现在还不是生气的时候,得先上岸去,这水碧碧绿,得多毒啊!今天我这条命算要送在这了。

我扑棱了两下,用力想抓住岸边,可双手完全使不上劲儿,身体却越来越沉重,小绫的身影也开始模糊起来,终于支持不住,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平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艰难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抹白色。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堂吗?哎!想我英明一世,终究还是没逃出小绫的魔爪啊。

床好软,一切都是那么安详,只是什么东西压在我大腿上,把我整条腿都压麻了。我支起身子一看,嗬!小绫!这丫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趴在我大腿上睡着了,口水弄湿了一大块被子。

我还没开口说话,她倒揉揉眼睛醒了。

“你你你你你!”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啊,叔叔你醒了啊。你睡了好久呢”她睡眼惺忪的看着我,嘴角微微一笑。

“叔叔你别怕啊,哎呀你为什么发抖啊,我又不吃人。”

“别叫我叔叔!”我啪一下打在她头上,“咳,这里是哪里?”

“医院呀,要不是我用竹竿把你挑上来,叔叔你现在就没命了呢。”小绫边说边露出悲伤的神情,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受委屈的是她一样。

“你你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推我,我哪会在医院啊!”说着我又往她头上打了一下。

“呜呜呜,人家才不是推的,人家是用头撞的

我脑补了一下这个十岁少女用脑袋撞在我腰眼,还发出“嘿!”的一声的场景,不经打了个冷战。

“呜呜呜。”小绫还在抹眼泪,可我丝毫没感觉她有悲伤的样子。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也不知道这绿不拉几的毒水有没有把我毒成什么残废。

“也不全是坏事啦,医生说这个绿水使你的身体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小绫说道。

完了!我心一沉,果然还是没救了,回家等死吧。

“叔叔你现在是不死之身了呢!”

“什什么!?”

“听医生说,你的身体经过特殊液体浸泡后产生了变异,细胞的活性增强了几万倍来着

你你说慢点,我有点接受不了。”

“哎呀就是把你捞上来救回医院那天,医生都以为你死了,打算把你解刨来着”说到这里,小绫低头小心翼翼地瞄了我一眼,“后来刚切开你的肚子,发现伤口立即愈合了,之后就采了样回去化验了。”

“哦?”我端详起自己的双手,似乎没什么异常。

“你不信啊,看!”说着小绫从背后掏出一把尖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到我的大腿上!

“啊——”我惨叫。小绫淡定地拔出刀来。

我还在抱着大腿满床滚呢,小绫按住我说“别动!”然后帮我撩起裤腿,我低头一看,只见伤口真的一点点愈合了。

“看到了吧!托我的福,你可成了大名人,现在全国各地的记着都围在医院外面呢,不让进,你可是重点保护对象。”

我看着自己的大腿,感到不可思议。

“还不止这些,听医生说,连骨密度都增强了呢,也就是说,你可成了超人了呢!”小绫还在滔滔不绝,越说越得意的样子。

我又啪一下打在她脑门,“谁要啊!你做事动动脑子好不好!我在你手上都不知道要死几次了好不好!还有你那刀哪来的啊!”

“你轻点,这是医院。嘘!好像医生来了。”小绫捂着头说。

门外有人走进的脚步声,似乎走到门口停下交谈。

“这一阶段主要研究患者的肢体再生功能,比如今天的手术是切下患者的左手,观察其再生情况。”

“了解了,如果患者的意识恢复了,还要注意其稳定他的情绪。”

“叔叔他们要切你的手!!!”小绫尖叫,我赶紧捂住她的嘴。

“笨蛋!这么大声干嘛!你刚刚说什么,骨密度也增强了是吧?”

“嗯”小绫从指缝中发出轻微的声音。

我一个箭步冲到门口锁上房门,“这是几楼?”随后我转身看向窗外。

“二十三”小绫回答道,“你该不会想?”

这时门外的人似乎察觉到了房内的动静,用力转动的门把手,其中一个人在大声的呼叫保安。

“没办法了!”我皱了皱眉头,一把抱起小绫,跃上窗台往下一看,头晕目眩,差点退回来,这时房门已经被撞开了一条缝。

“跟你在一起总是怎么倒霉!”我咬咬牙,紧闭双眼,从窗口一跃而下。

先是撞穿了两个雨棚,又压断了三根树枝,又打了两个转,最后稳稳地,以一个大字型摔到了水泥地上,小绫稳当当坐在我肚子上,毫发无伤。还好,周围也没人。

还没喘口气,大楼里似乎又开始骚动起来——他们追来了,啥也不说了,跑吧!

“你没事吧?”我从地上爬起,把小绫扛在肩上,准备长途奔袭。

“没事呀。”小绫大口喘着气,听声音好像还挺高兴,“叔叔你刚才可真帅!”

我脸一红,“少废话,回去再收拾你!”

我扛着小绫,几步跨过围墙,向小绫家飞奔而去。

跑了许久,身后终于看不见人追赶。

的确,我一点也不感觉累,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难道,这一切真是绿水带来的?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一块香蕉皮从飞碟上悠悠掉了下来。

跑到小绫家楼下,电梯慢吞吞的,我干脆一口气爬上五楼,到了小绫家门口,我放下小绫,一敲门,来开门的是小绫的妈妈。

“哟,你们这两天去哪儿了,也不说一声,来来快进来。” 阿姨一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一边蹲下身子帮小绫理了理头发。

“不了不了,阿姨小绫这就交给您了,我家里还有事儿呢。”

“吃了饭再走呗,都烧好了。”阿姨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热情地招呼我,可谁知道之后会不会有人追来,我可不能连累小绫家。

“是呀,叔叔一起吃饭嘛”小绫也在一旁嘟囔着。

我趁着阿姨没注意狠狠瞪了小绫一眼,“不了,真有事,下次,下次吧。”

我下楼时还特地往窗外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再跟来。

一溜烟跑回了家,把门重重一关,整个人靠在门上,慢慢滑下,坐到地板上。

之后的一个礼拜,我都没敢出门,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奇怪的是医院也没派人来抓过我。

我整日看着城市上空漂浮的飞碟,期待它会有些新动作,可什么都没有发生。

全城市民都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不是说好来侵略地球的么,难道外星人也有拖延症么。

我坐在电视前,吃着最后一包方便面,电视新闻照例播放完外星人入侵的近况后,还加了这么一条消息,

“…研究表明外星人留下的绿色液体有强身健体的疗效,引发热潮,专家提醒市民须谨慎对待…”

嗯!?这么说还不止我一个人喝过了?我上阳台往外一看,弹坑旁还真围了不少人,原先那个卖茶叶蛋的老太太还拿个矿泉水瓶往里灌绿水呢。

怪不得医院没派人来追杀我,想必是有其他研究对象了,说不定医生自己都喝过了。

想想也是,直接研究绿水就好了,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的嘛,这个世界这么疯狂,要找些志愿者也不是难事吧。

想到这里我感觉一下坦然了,吃完面,我把几天的垃圾装在一个大袋子里,下楼丢掉。

看着围着弹坑的人们,这就究竟是福祉还是灾难。只希望能回到原来的日子就好了。

之后绿水开始流行的速度令人吃惊。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体验过绿水的神奇功效后,市民已经从最初的害怕转变为了好奇,好奇转变为习惯,习惯转变为崇拜。大多数人已经把绿水称为“圣泉”,说是外星文明赐给人类的珍贵礼物。圣泉后来又直接带动了旅游产业,保健品产业。各种新闻开始大肆报导,流行杂志跟风而上,什么《圣泉三日自助游攻略》啦、《圣水温泉之旅》啦之类的文章屡见不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圣泉保健已经成了时尚,我家楼下的弹坑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在里面泡澡。卖茶叶蛋的老太太如今已经推着个小车改卖“绿宝口服液”了。

甚至有两帮人为了争夺一个弹坑的所属权大打出手,只是大战十几天后谁也打不服谁——都是不死之身嘛,最后谈判决定——每一个“圣泉”归大众所有。

几乎所有人的生活,都离不开那绿水了。

一天,帮小绫辅导完功课,小绫爸妈招呼我留下吃饭,

“别回家吃了,一个人净吃方便面,来来来,坐吧,吃完再给小绫看看作业。”阿姨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笑着对我说。

“是啊,吃了饭再走。”小绫的爸爸坐也在沙发上边看报纸边随声附和。

阿姨人是真好,行吧,反正在小绫家混饭吃也不是一顿两顿了。

吃完饭回到小绫房间,我躺在她床上看电视,她在书桌前乖乖的做作业,一派祥和景象,时间静静地过去。

这时忽然响了两声敲门声,门一开,小绫妈妈端着一盆洗好的草莓走了进来,向我点点头,示意我不要起身,然后把草莓轻轻放在书桌上。

“小绫,明天我们一起去泡圣泉吧。”小绫妈妈说。

“为什么?不去。”小绫抬头看了眼妈妈,似乎有些不解。

“你一定去要试一下啦!爸妈都去了好多次了,真的有效诶!你看妈妈皮肤都变好了。”小绫妈妈用纤细的手拿起一颗草莓放进自己嘴里。

原来小绫的爸妈都去过了,说起来附近没有去泡过圣泉喝过圣水的,只剩下小绫了吧。

“说了不去,你们自己去好了。我没兴趣。”小绫冷冷的回答道。

“你这小孩,好好说话你怎么不听呢,爸妈也是为你好!”小绫妈妈似乎有点生气了。

“谁要去谁去,反正我不去!我才不要去泡那绿不拉几的水!别再跟我提什么圣泉!那根本不是什么圣泉!”小绫大声说。

这时小绫爸爸也进屋了,“小绫你就听妈妈的话嘛,爸妈又不会害你,你看看爸爸,泡了一次圣泉脚气也没了,最近打麻将每次都赢钱。”

“我不去!”

我在一旁有点尴尬,看着他们一家子吵架,心想要不我先撤吧。于是我站起身来说,“叔叔阿姨,不早了,要不我先回家了。小绫,听爸妈的话,啊!”

说完刚走到房门口,余光一扫只看到小绫妈一把抓住小绫的手腕,厉声说道:“让你去你就去!今天晚上我们就把你给泡了!”

拿手看上去抓的还挺紧,小绫的手都有点紫了,我刚想上前劝说两句,只听小绫哇一声哭了,挣开手臂一下躲到我背后。

我心想这可有点过分啊,小绫妈平时不会这样啊。我一边蹲下来安慰小绫,一边思索该说点啥打个圆场。

刚扭过头,看到眼前的景象一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小绫爸妈脸都绿了!不不不,这可不是什么修辞手法,确确实实脸都绿了——就跟飞碟上的绿不拉几星人一模一样!

那绿色从头顶扩散下来,不一会脖子、胸口、手都成了绿色。

“怎…怎么回事!”我还在发呆呢,小绫妈一掌向我的面门抓来,幸好我也有神功护体啊,侧身躲过,可面前毕竟是小绫爸妈,我不能还手啊。说时迟那时快小绫一把拉着我到房门外,我紧紧推上房门,小绫掏出钥匙反锁上。

两人稍稍送了一口气,我瞪大眼睛看着小绫,“你爸妈有这毛病!?”

话音刚落只听咔嚓一声,一只碧绿的手穿破房门,我吓得倒退两步,拉着小绫就往外跑去。

到了大街上,我抬头一看,绿不拉几星人正拿着一个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嘀嘀嘀摁呢。这一下我全都明白了,一切都是外星人的阴谋,现在喝过,泡过那绿水的人,都成了绿不拉几星人的奴隶啦!

“我们去哪儿?”我问小绫。

“先回你家吧!”

“你爸妈怎么了?之前有过这样吗?”

“没有,之前一直好好的,就今晚突然

“总之,先回家再说吧。”

回到家,我从冰箱里倒了杯牛奶给小绫,让小绫先找地方坐下。

我站在窗口往外看,绿不拉几的人群开始集结起来,朝我家方向走来了,首当其冲的是卖茶叶蛋的老太太。

“果然是这样,接触过绿水的人都被感染了。”我说。

“爸爸、妈妈”小绫掩着脸,嘤嘤哭了起来。

也难怪,她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我拍拍她的背,“没事,一切都会好的。”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能怎么做。

城里几乎所有人都被感染了,只要接触过绿水的人。

咦!等一下,我可是第一个接触绿水的人,说不定还是服用剂量最大的,为什么我还能保持自己的意识呢?我看了下自己的双手,又跑去卫生间照了照镜子,没有一点绿色!

我兴奋地从厕所跑出来,“小绫!小绫!你看,为什么我没有变绿色!”

小绫抬头看我,那眼神望进我的心里,又似乎在哪里见过,小绫一字一顿地说道:

“因为你和我们不一样啊。”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喃喃道,这句话是那么的熟悉,一定有人曾经对我说过,可恶!想不起来。我坐到沙发上,捂着头。

“叔叔你一定要帮我们!”

“嗯,可是

“还没想起来吗?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啊!”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又犹如天外之音,像清水冲刷掉了我心头的泥土,窗外的吵杂一时不见,我心突然像明镜一般。

我想起来了。

“叮咚”有人按门铃,“开下门,快递!”

我打开门,一拳砸在门口站着的人绿色的脸上,打飞出去好远。又乓一声把门关上。

我拍拍手,走回房间往沙发上一躺,长舒一口气,“我想起来了,哈哈!反正等我醒了一切都与我无关啦!来来,别管什么绿不拉几星人了,看会电视吧。

“你不打算帮我们了吗?”小绫带着哭腔。

“还不明白吗,这里反正是我的梦境,等我醒来之后,一切都不存在啦!就像你说的,我又不属于这个世界!”

小绫底下头,不说话了。

“拜托,和外星人战斗很累的好不好。反正外星人和我有什么关系,这里所有的一切,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丝毫也没感到不安,毕竟事实如此。

“你是不属于这里,可是…”小绫抬起头来,眼中噙着泪“可是这是我们这群人生存的世界啊,爸爸、妈妈、大家…”

小绫在一旁看着我,我无动于衷,用遥控器随意切换着频道。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小绫用袖子抹了一把泪水,“叔叔什么的最讨厌了!”

说完大哭着甩门而去。

以为这样我就会上当吗,才不会,我继续盯着电视,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我突然猛地站起身,又坐下。

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最后不自觉地又来到了窗前。

“烦死了!谁叫我欠你的呢!谁叫我被你用竹竿救上来的呢!”我看了看窗外,伸了个懒腰,蹲上窗台,像树枝上的鹰一样俯视着楼下的人群自言自语道,“接下来只要想一个最帅的方式打倒外星人就行了是吧!”

在月光中我一跃而下,像飞碟的方向走去。

才不是为了救你们,只不过是这里的电视节目太无聊了而已!

我的身边很快围了一大群人,但只是围着,不敢近身。

小绫在不远处,正一边擦眼泪,一边用尽全力拉扯着一个男人的衣服,“爸爸,我们回家好不好,爸爸是我呀,呜呜呜。”声音中略带些悲壮。

而那个男人,小绫的爸爸,当然不会理睬小绫,似乎已经没有了思维,绿幽幽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像是随时就会攻击过来。

“小绫!”我大吼一声。

“叔叔!”小绫向我的方向看了一眼,迅速跑过来抱住我。

“走!打外星人去!”我抚了抚着小绫的额头说。

小绫破涕为笑。

就这样,我带着一个小女孩,在一群绿脸人的簇拥下,缓缓走到飞碟前,几个绿不拉几星人正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只听啾啾两声,从飞碟放出了两道激光向我胸口打来,我后撤一步,一束激光打在了地上,另一束打在了我穿着的拖鞋上。我低头一看,鞋面都黑了,这鞋有点眼熟。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又是两道激光打来,我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上,还向后滚了两圈。

小绫跑来扶住我,

“没事吧叔叔,呜呜呜,都是我不好,早知道你这么弱就不找你帮忙了。”

“呸!”

其实被打的两下一点都不疼,我只是突然想起,这拖鞋还是小然给我的。

我眼中放出光芒,缓缓站起,双手叉腰,两腿叉开,“小绫!告诉他们我是谁!”面朝绿不拉几星人的方向大声说道。

“民众的王者、世界的缔造者、伟大的先知、卓越的梦之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遥叔叔!额大人!”

“听到没有!老子分分钟灭了你!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我想要怎么改变就怎么改变!”

绿不拉几星人没吭声,只是把手中遥控器按得啪啪作响,周围的人群一步步向我走来。

“比如!”我继续说道“你们这群人,都给我回复正常,回家睡觉!”

在我一声令下,周围人群脸色由绿转白,又慢慢回复了血色。

众人面面相觑,

咦,我怎么在这里

嗯?怎么你这么晚也跑出来

小绫赶紧疏散人群,“走走走,回家去,这里正打外星人呢!没什么好看的,别凑热闹。”

人群迷迷糊糊,不一会散完了,马路上顿时空荡荡,只剩下了我,小绫,还有半空中绿油油的飞碟。

绿不拉几星人一下子放出十几道激光,被我一一闪开。眼看人都被我赶跑了,激光也对我没做用了,这下他们急了,关上窗,飞碟滴溜溜一转,这孙子想逃!

小绫拉住我,附在耳边说,“要兵器吗,我这里有火箭筒、机关枪、手枪、弓箭、激光剑

“随便,拿一把帅一点的来。”

小然点点头,从背后掏出一把西瓜刀给我。

“就这个?”

“凑合着用呗。”

我接过刀,奋力一跃,在半空中,以圆圆的月亮为背景,刀光一闪,稳稳砍中飞碟,将其斩为两半。

“消失!”我落下,单膝跪地,还西瓜刀刀入鞘,冷冷说道。

两片飞碟残骸在半空像礼花一样绽放开来,足足炸了三分钟,各种形状,把夜空映得通红。

小绫抱住我的腰,脸蛋红红的,咬着嘴唇,一句话不说。我手抚在她的头顶,两人站在街头,看着空中的烟花,看着周围的人群一个个转身回家。

太弱了。

不对,与其说太弱了,倒不如说是我太强了,哈哈哈!

“叔叔!”小绫突然说。

“嗯?”我带着得意的神色,抬头望向远方,准备接受小绫对我的夸奖。

“外星人完蛋了,不知道你的超能力还在不在呢,让我再扎一下试试呗!”说着小绫手又往背后摸去。

“叔叔你别跑哇,就扎一下嘛,不疼的呀

9

就这样,所有人都恢复了原状,自然也包括小绫的爸妈。

而且大家都失去了关于绿不拉几星人的所有记忆,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老太太依然推个小车卖茶叶蛋。

小绫的世界恢复了和平。

而我,闹钟一响,就注定要离开这个世界。

“再来玩啊!一起打外星人!”

我走的那天,小绫扮着鬼脸对我这么说。

谁要再来啊!跟你在一起总是倒霉!

 

 

 

 

 

 

 

 

 

“警察叔叔,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只不过上班路上遇到这个小姑娘长得特别像小绫所以搭个话而已啊!诶诶!您别拷我啊,听我解释啊!我真的不是人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