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繁殖及注意事项

生孩子是水到渠成的事,我是一直这么认为的。最多怀孕肚子大了生活有点不便嘛,等十个月一到,疼个几个小时,孩子不就出来了。新闻里不是还有人上个厕所就憋出个婴儿嘛。

更何况从小到大,我也没听说过有人在出生时遇到什么大问题啊。怀孕,不算啥大事嘛。

后来我才意识到,那些在娘胎里遇上什么差子的人,都挂了。

老婆怀孕之后我一直没当回事。直到有一次她去医院产检,医生拿了根小棍儿取白带时,老婆下面出血了。

我第一反应是,艹!丫把我老婆处女膜给弄破了。

后来做了B超才知道,宝宝的胎盘过低,也就是胎盘前置,很危险,是可能引起大出血的。

老婆就这么住进了医院。

等我到了医院,看到老婆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可把我心疼的,可作为男人咱得安慰人家不是,于是我抓着老婆的手,深情地望着老婆说,

“没事的老婆,我问过医生了,这个在孕早期很常见的,以后等子宫长大了,胎盘的位置会移上去的,不会有什么事的。退一万步说,万一没长上来,我们还是可以剖腹产的。再退一万步说,万一你在手术台上有个三长两短,也不用担心,像老公这么帅的人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女孩子的。”

当然了,老婆也是很通情达理的,她默默地伸出一只手,捏住我的蛋蛋,温柔地说道,

“你试试。”

在老婆怀孕之前我曾经想过,我的孩子一定要聪明,而且要长得帅,我教他学个三四种语言,最好十二三岁就能考上北大清华那种,要是不聪明的话还不如放马桶里冲掉。等老婆确认怀孕后,我又开始思索,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呀,实在不够聪明也不能勉强,只要健健康康就好嘛。以后能教他打打篮球,也不错嘛。现在老婆住进了医院,我开始常常难以入眠,暗暗打定心思,只要不缺胳膊少腿,哥,哦不,爷养你一辈子!

可能我的安慰方式存在些问题,还好后来老婆还是平安地出院了,而且有个好处,不用去上班了,安心养胎。

之后的时间过得很慢,我们一次次去医院做B超,看胎盘有没有长上来,但却又一次次失望。

直到临近三十周,我们都已经不抱希望时,胎盘终于还是长上来了!

得知结果的那一刻,老婆哭了,我这才意识到一直以来她承受的恐惧与压力,毕竟我只提供了三亿那啥,而孩子是在她肚子里的。我能想象到她一个人在夜晚如何担心不确定的将来,如何摸着肚子默默地为腹中的胎儿祈祷,如何担惊受怕不敢随意走动。我为她能做的,实在太少。

如今,我的孩子已经一周大了,出生时7斤二两,是个大胖小子。十月怀胎不容易,其中痛楚只有我老婆才最清楚。

老婆,你是最伟大的。

1

 

那时候公交车有两种,空调车两元,普通车一元。有一次我和她去外婆家,我们为了省一块钱,在37、8°的天里等了半个多小时,看着三辆空调车在我们面前开过。

有一年我过生日,没有收到蛋糕,没有礼物,吃晚饭的时候她掏了张十块钱给我。我心里酸的不行,晚上就捏着这十块钱睡着了。

那时候的暑假白天是不开空调的,开空调要等到晚上到了10点——电费开始半价的时候。

不仅如此,她每天准时在六点醒来关掉空调,然后要等到房间里的冷气彻底没有了,才能开窗。

于是我常常被热醒。

有一年暑假我在哥哥家住了几天,玩的很开心。

回到家后第二天一早,她照例在六点关了空调,没过多久我就热醒了,我积蓄的不满一下子爆发出来,冲她吼道,

「你怎么这么小气呢!我住在哥哥家的时候姨妈从来不关空调的!抠!!你就是抠!」 她一下愣住了。

亲戚家的小孩来玩,自然享受的是特殊待遇,我连这点道理也不懂。

我继续大吼大叫,「你们没有能力养我为什么要生我!干嘛要把我养这么大…」

她没再说话,却流下泪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哭的样子。

我爸从床上爬起来,径直走到我跟前狠狠抽了我一个耳光,要我道歉。

脸不是很疼,但我被她的眼泪吓坏了。

除了对不起,我也说不出其他安慰的话来。

那天等到晚上他俩下班回家,谁也没提这件事,一家人又恢复原来的样子。

第二天,我在起来上厕所,看了看钟,六点半,我拿起遥控器,把空调关了。